歐洲管網(wǎng)基礎設施運營(yíng)與監管

摘 要

歐洲管網(wǎng)體系比較發(fā)達,管道基礎設施規模和復雜性都居世界前列,其建設發(fā)展模式具有較強的代表性,分析研究歐洲管網(wǎng)基礎設施運營(yíng)與監管可以為我國管網(wǎng)設施監管改革提供可借鑒的經(jīng)驗。

 歐洲管網(wǎng)體系比較發(fā)達,管道基礎設施規模和復雜性都居世界前列,其建設發(fā)展模式具有較強的代表性,分析研究歐洲管網(wǎng)基礎設施運營(yíng)與監管可以為我國管網(wǎng)設施監管改革提供可借鑒的經(jīng)驗。

  一、歐洲管網(wǎng)基礎設施現狀

  1964年以前,歐洲的輸氣管道建設數量相對較少。1964至2003年間,歐洲管網(wǎng)建設進(jìn)入快速發(fā)展階段,這40年間,歐洲管道總長(cháng)度在全球占比由不到10%升至接近30%。

 ?。ㄒ唬┕芫W(wǎng)

  目前,歐洲按照不同功能將管網(wǎng)劃分為干線(xiàn)管網(wǎng)、區域管網(wǎng)和配氣管網(wǎng)。 干線(xiàn)管網(wǎng)是指將供氣點(diǎn)與區域輸氣管網(wǎng)或大型工業(yè)用戶(hù)、大型配氣管網(wǎng)相連接的管網(wǎng),它是構成歐洲管網(wǎng)的骨干管網(wǎng)。截至2018年,歐洲已建成長(cháng)度超過(guò)23.5萬(wàn)千米的干線(xiàn)管道,這些管道縱橫交錯、四通八達。其中,德國是歐洲管網(wǎng)最發(fā)達的國家,其干線(xiàn)管道總里程約為7.5萬(wàn)千米,法國干線(xiàn)管道總里程約為3.8萬(wàn)千米,英國干線(xiàn)管道總里程約為2萬(wàn)千米。

  區域管網(wǎng)承擔將來(lái)自主干管網(wǎng)的輸送到無(wú)法直接連接到主干管網(wǎng)的用戶(hù)或市配氣管網(wǎng),配氣管網(wǎng)則是通過(guò)支線(xiàn)管道把來(lái)自區域管網(wǎng)或主干管網(wǎng)的供應給家庭、商業(yè)等終端用戶(hù)或一些小規模工業(yè)企業(yè)用戶(hù)。這三種管網(wǎng)的壓力級制各不相同,其中主干管網(wǎng)的壓力級制最高,一般為6-10MPa;區域管網(wǎng)的壓力級制次之,多為4-6MPa;配氣管網(wǎng)的壓力最低,一般為0.04-1.6MPa。

  應該說(shuō),圍繞以上這些主要的干線(xiàn)管網(wǎng),歐洲形成了10多個(gè)地區中心(也稱(chēng)交匯點(diǎn)或平衡點(diǎn)),各國或區域性管網(wǎng)系統既相互獨立又通過(guò)多條聯(lián)絡(luò )線(xiàn)互連互通。英國、法國和德國等國家建立了多個(gè)管網(wǎng)控制中心(如英國國家控制中心),主要負責預測管道流向流量,平衡用戶(hù)與各中心之間的氣量和進(jìn)行運力分配。其中,不少聯(lián)絡(luò )線(xiàn)管道都具有雙向輸送功能,從而極大提高了調配的靈活性。例如,在英國東南沿海的Bacton地區,就有兩條海底管道分別與荷蘭及比利時(shí)的管道相連接,可以實(shí)現雙向輸氣。

 ?。ǘ﹥鈳?/p>

  截至2018年,歐洲國家在運行儲氣庫總工作氣量接近1490億立方米,全球占比近28%,成為除北美和俄羅斯外世界第三大儲氣地區。

  德國、法國、烏克蘭等國擁有較大的儲氣能力。其中,德國擁有歐盟最大的儲氣庫工作氣量約250億立方米;烏克蘭是歐洲最大的儲氣國,工作氣量約320億立方米;意大利、荷蘭、法國及奧地利的工作氣量合計超過(guò)350億立方米;英國儲備接近125億立方米。

  目前,歐洲在運的儲氣庫近170余座,主要類(lèi)型有枯竭油氣藏、鹽穴、含水層儲氣庫,其中以枯竭油氣藏儲氣庫為主,占比54%;鹽穴儲氣庫次之,占比30%;含水層儲氣庫占比16%。但是,與美國和俄羅斯相比,歐洲鹽穴型地下儲氣庫比例明顯較高,占工作氣容量的30%(美國鹽穴型儲氣庫只占10%,俄羅斯只有1座)。

  二、歐洲管網(wǎng)基礎設施運營(yíng)情況

 ?。ㄒ唬┕艿肋\營(yíng)商

  目前,歐洲各國已完成市場(chǎng)化改革,管輸業(yè)務(wù)與其他業(yè)務(wù)在經(jīng)營(yíng)實(shí)體和財務(wù)上能夠做到獨立運作。

  在德國,管道運輸呈多家競爭格局,包括意昂集團(E.ON)、德國氣體聯(lián)盟(VNG)、萊茵能源集團(RWE)等多家公司。整體上德國長(cháng)輸管道體系由14家傳輸系統運營(yíng)商(長(cháng)輸管網(wǎng)公司——TSO)負責運營(yíng),其中最大的管網(wǎng)企業(yè)是歐洲開(kāi)放網(wǎng)格(Open Grid Europe),該管網(wǎng)屬于意昂集團的Ruhrgas業(yè)務(wù)部門(mén),這家企業(yè)運營(yíng)著(zhù)1.2萬(wàn)千米的干線(xiàn)管道。其次是作為德國第二大長(cháng)輸管網(wǎng)企業(yè)的ONTRAS公司,其擁有7500千米的干線(xiàn)管道。另外12家傳輸系統運營(yíng)商則擁有剩余的近5.5萬(wàn)千米的干線(xiàn)管網(wǎng)。

  在法國,目前有2家長(cháng)輸管道運營(yíng)商,一個(gè)是GRT gaz公司,法國Engie集團(Engie集團是垂直一體化能源公用事業(yè)企業(yè),在法國市場(chǎng)上占據主導地位,并且擁有歐洲最大的管輸網(wǎng)絡(luò ))擁有其75%的股權,剩下的25%股權由公共財團擁有。

  GRT gaz是法國最大的長(cháng)輸管道運營(yíng)商,擁有3.2萬(wàn)千米的管道,控制著(zhù)法國近87%的長(cháng)輸管網(wǎng)(主干管道),并且向近50家批發(fā)商供氣。

  另一家企業(yè)是Total Infrastructures Gaz France(TIGF),TIGF控制著(zhù)法國近13%的長(cháng)輸管網(wǎng),在法國西南部運營(yíng)6000千米的管道和儲存設施,并向14家批發(fā)商供氣。

  除了長(cháng)輸管道以外,法國有近19.3萬(wàn)千米的配送管道由當地社區擁有,地方當局與GrDF(Engie集團的子公司)、22家地方銷(xiāo)售公司(主要位于法國西南和東部)和Antargaz公司等企業(yè)簽署特許經(jīng)營(yíng)協(xié)議,這些企業(yè)在特許經(jīng)營(yíng)期間為終端用戶(hù)提供產(chǎn)品及服務(wù)。

 ?。ǘ┕艿肋\營(yíng)模式

  經(jīng)過(guò)長(cháng)達15年的市場(chǎng)化改革,歐洲市場(chǎng)一體化運營(yíng)模式已經(jīng)基本消失。多數銷(xiāo)售企業(yè)從生產(chǎn)商或貿易商處購得,并與管道運營(yíng)公司簽訂輸氣合同,委托其將輸送至指定站場(chǎng)交付使用。目前,歐洲的管道運營(yíng)模式大致可分為兩種類(lèi)型。

  1.德國模式

  以德國為代表的私營(yíng)模式。德國管道行業(yè)最初嚴格奉行自由競爭、公平準入原則,凡是符合要求的國內外能源企業(yè),都可以參與德國國內行業(yè)投資,并擁有完全的基礎設施投資權與市場(chǎng)經(jīng)營(yíng)自主權。

  因此,德國長(cháng)輸管網(wǎng)由多條私營(yíng)管道組成,每條私營(yíng)管道由一家企業(yè)壟斷運營(yíng)。政府通過(guò)授權經(jīng)營(yíng)和財稅優(yōu)惠政策來(lái)鼓勵社會(huì )投資,并通過(guò)價(jià)格管制手段來(lái)保護消費者利益,促進(jìn)市場(chǎng)有序發(fā)展。

  2.英法模式

  該模式由國家對基礎設施進(jìn)行大規模的投資,首先依靠國家壟斷的力量使產(chǎn)業(yè)步入成熟期,之后選擇不同方式進(jìn)行運營(yíng)。以英國為例,在產(chǎn)業(yè)進(jìn)入成熟期后,英國對國有公司進(jìn)行了私有化,管輸與勘探開(kāi)發(fā)、儲氣、下游等業(yè)務(wù)分離,結束了其一體化經(jīng)營(yíng)的歷史。然而很多國際石油公司,如BP、??松梨?、殼牌等通過(guò)持有管輸公司的股權涉足下游業(yè)務(wù),間接或直接影響管道公司的運營(yíng)。

  在管網(wǎng)運營(yíng)模式方面,英國建立起了國家輸送系統(National Transmission System,NTS),該系統由國家網(wǎng)絡(luò )公司所擁有,并且在1 9 9 5 年頒布《法案》(Gas Act 1995),規定了關(guān)于運輸及儲存的準則,即管網(wǎng)準則(Net work Code),20 0 5年被統一管網(wǎng)準則(Uniform Network Code)替代。

  管網(wǎng)準則是針對系統平衡、輸送量的獲得和交易而制定的一系列法規,它規定了在客戶(hù)尋求輸送服務(wù)時(shí)管道系統使用者如何與系統運營(yíng)商進(jìn)行合作,也規定了系統如何運行以及如何維持系統平衡。

  管網(wǎng)準則的內容包括:(1)輸送服務(wù)必須在非歧視的基礎上滿(mǎn)足市場(chǎng)需求;(2)管網(wǎng)系統的安全應不受影響;(3)管輸費率的定價(jià)必須反映服務(wù)的真實(shí)成本;(4)每天都要保持注入和取出平衡;(5)鼓勵托運人平衡的供給與需求。

  3.歐洲管道運營(yíng)模式特點(diǎn)

  在傳統的市場(chǎng)中,一般由一個(gè)長(cháng)期合同滿(mǎn)足客戶(hù)需求,供氣方需要同時(shí)保障客戶(hù)基本負荷和調峰需求,因此通常也伴隨著(zhù)較高的費用。而在充分市場(chǎng)化的環(huán)境中,客戶(hù)不再從單一的銷(xiāo)售商處買(mǎi)氣,可以自由組合由不同供氣商提供的多種供氣合同,從而獲得最佳的經(jīng)濟效益。

  根據不同的供氣模式,市場(chǎng)形成了基本負荷、半年/季度負荷、月度負荷和周負荷(或日負荷)等供氣合同,通?;矩摵珊贤碌膬r(jià)格最低,短期負荷合同中的價(jià)格最高。

  目前,很多歐洲國家管網(wǎng)運營(yíng)方式采用“入口/出口”(Entry-Exit,E/E)模式。在該模式下,管道運營(yíng)企業(yè)需要在公開(kāi)的交易平臺上公布所有站場(chǎng)的進(jìn)氣或分輸能力以供客戶(hù)進(jìn)行預訂。

  對客戶(hù)而言,根據管道運營(yíng)企業(yè)公布管網(wǎng)中各個(gè)站場(chǎng)的進(jìn)出氣能力,他們可以通過(guò)選擇進(jìn)氣點(diǎn)和下載點(diǎn)并預定進(jìn)出氣能力來(lái)形成一份輸氣合同(一份合同中可選擇多個(gè)進(jìn)氣和分輸點(diǎn)),預定的進(jìn)氣量和下載量必須保證總量相等以確保整個(gè)系統的物理平衡??蛻?hù)有更多選擇,將不同的氣源的輸送至不同的市場(chǎng),靈活性顯著(zhù)提高,但短距離的管輸費用較以前有所升高。

  就管網(wǎng)輸送業(yè)務(wù)流程來(lái)說(shuō),一般包括以下內容:

 ?。?)獲取資質(zhì)。銷(xiāo)售商需要從監管機構獲取相應的執照,然后方可與管道運營(yíng)企業(yè)及其他市場(chǎng)參與者進(jìn)行相關(guān)商業(yè)行為;

 ?。?)預定輸氣量。銷(xiāo)售商與管道運輸企業(yè)簽訂輸氣合同,預定相應站場(chǎng)在特定時(shí)間段內的進(jìn)氣量及下載量(實(shí)際的日指定量應不大于預定的氣量)。歐盟現已開(kāi)放了預定輸氣量的二次交易平臺,如果客戶(hù)預定的輸氣量與其預期的日指定量差距較大,可以通過(guò)二次交易平臺將其預定的輸氣量交易;

 ?。?)協(xié)商日指定??蛻?hù)必須在前一天向管道運營(yíng)方通報其第二天的輸氣計劃,明確說(shuō)明每個(gè)站場(chǎng)每個(gè)小時(shí)的進(jìn)氣和下載計劃,從而使管道運營(yíng)企業(yè)能夠及時(shí)制定相應的運行方案。一般情況下,客戶(hù)進(jìn)行日指定之后至該日6點(diǎn)之前的幾個(gè)小時(shí)內,有權根據實(shí)際情況對日指定進(jìn)行一次變更;

 ?。?)日指定審核確認。管道運營(yíng)企業(yè)對客戶(hù)提交的日指定進(jìn)行審核,確保指定量與其之前預定的管道輸氣量無(wú)沖突,并且檢查管道工況是否具備輸送條件;同時(shí)還需要與上下游進(jìn)行溝通,保證順利交接。在審核結束后,管道運營(yíng)企業(yè)會(huì )及時(shí)通知客戶(hù)審核結果,告知其日指定被接受或者駁回;

 ?。?)保持系統平衡。為了保證注入和流出管網(wǎng)的總量相等,保持管網(wǎng)進(jìn)出平衡,管道運營(yíng)企業(yè)引入了相應的措施對系統進(jìn)行平衡。其主要方法是對實(shí)際輸氣量與指定量存在較大偏差的用戶(hù)進(jìn)行經(jīng)濟性懲罰,用以支付管道運營(yíng)方在維持管網(wǎng)的合理管存或調用儲氣庫注采氣時(shí)產(chǎn)生的成本;

 ?。?)計費。在輸氣工作完成后,客戶(hù)需按照管道運營(yíng)企業(yè)開(kāi)具的費用清單支付管輸費。管輸費的組成一般有以下幾個(gè)部分:一是站場(chǎng)進(jìn)氣/分輸能力的預訂費用;二是針對實(shí)際輸送氣量的計費(熱值計量);三是當指定量超出之前預定的站場(chǎng)進(jìn)氣/分輸能力時(shí),如管道運營(yíng)企業(yè)安排了輸送,則需要收取相應的懲罰性費用;四是用戶(hù)數據管理及維護的費用;五是平衡輸氣系統所產(chǎn)生的費用。

 ?。ㄈW洲儲氣庫運營(yíng)模式

  1.儲氣庫運營(yíng)商

  目前,歐洲有54個(gè)儲氣庫運營(yíng)商,主要分布在德國,法國、奧地利、荷蘭、英國等國家。

  在德國,政府沒(méi)有強制性的儲存要求,也沒(méi)有國家儲存設施,儲存設施由私人公司所擁有。其中,E.ON Gas Storage是最大的儲氣庫運營(yíng)商。

  法國目前有兩家企業(yè)經(jīng)營(yíng)儲存設施業(yè)務(wù),分別是Storengy(Engie的子公司)和Total Infrastructures Gaz France(TIGF)。Storengy公司在法國經(jīng)營(yíng)13個(gè)地下儲氣庫,有10個(gè)含水層儲氣庫(以巴黎盆地為中心),3個(gè)鹽穴儲氣庫(在法國東南部),其總存儲容量為104億立方米(約占法國存儲容量的80%);TIGF是Total的全資子公司,在法國經(jīng)營(yíng)2個(gè)地下儲氣庫,位于法國西南部的Izaute和Lussagnet的含水層儲氣庫,TIGF的總存儲量為27億立方米(約占法國存儲容量的20%)。

  2.儲氣庫運營(yíng)模式特點(diǎn)

  在市場(chǎng)化進(jìn)程逐步完善的過(guò)程中,歐洲主要國家儲氣庫業(yè)務(wù)逐步轉向獨立經(jīng)營(yíng)的商務(wù)模式。但與美國相比,歐洲產(chǎn)業(yè)的競爭還不是很充分,像美國那樣完全獨立的儲氣服務(wù)商還比較少。

  主要儲氣大國(德國、法國)的儲氣庫運營(yíng)管理模式是公司化運營(yíng),基本由大型能源公司、公司、電力公司、管道公司或城市燃氣公司掌控,其儲氣庫子公司負責具體運營(yíng),相互之間儲氣業(yè)務(wù)分離,進(jìn)行獨立商業(yè)運營(yíng)。

  還有小部分國家儲氣業(yè)務(wù)由上游的氣田開(kāi)發(fā)公司運營(yíng)管理,儲氣成本納入整個(gè)氣田的經(jīng)營(yíng)成本,沒(méi)有獨立核算,儲氣庫的作用是優(yōu)化生產(chǎn),滿(mǎn)足市場(chǎng)需求。

  不是所有的儲氣設施都允許第三方準入,符合以下三種條件可以得到豁免:一是儲備運營(yíng)商缺乏儲氣能力;二是第三方準入阻礙儲備運營(yíng)商履行他們的公共服務(wù)義務(wù);三是在“照付不議”條款下,第三方準入可能引起儲備運營(yíng)商陷入嚴重的經(jīng)濟和財務(wù)危機。

  三、歐洲管網(wǎng)監管體系

 ?。ㄒ唬W洲的能源監管機構

  經(jīng)過(guò)多年探索,歐洲已經(jīng)形成一套比較完整的管網(wǎng)監管體系,其監管機構主要包括歐盟和國家兩個(gè)層面。在歐盟層面,有監管機構歐盟委員會(huì ),其職能包括制定歐盟行業(yè)政策法規、戰略規劃,監督法令執行等,并將有關(guān)情況向歐洲議會(huì )和歐盟理事會(huì )匯報。

  在國家層面,各成員國政府都設立了相對獨立的監管機構,職能包括負責爭議處理、建立適當和有效的監管、控制和透明機制,監管的重點(diǎn)主要是以自然壟斷為特征的長(cháng)輸管網(wǎng)和城市配氣系統,要求管道實(shí)施第三方準入,并采取以具體項目為監管對象的許可證模式。應該說(shuō),兩層監管機構作為各種利益的平衡力量,實(shí)際上發(fā)揮著(zhù)穩定市場(chǎng)、平衡利益、確保政府行業(yè)目標順利實(shí)現的重要作用。

 ?。ǘ┕芫W(wǎng)監管的進(jìn)程與效果

  上世紀90年代后期,歐洲大部分國家市場(chǎng)得到充分培育和發(fā)展,走過(guò)成長(cháng)期進(jìn)入成型期或成熟期,管網(wǎng)已較為發(fā)達。在此基礎上,1998年歐洲頒布了《內部市場(chǎng)通用規則》Directive 98/30/EC,也稱(chēng)“ 第一號歐洲指令”。

  該規則要求歐洲各成員國:(1)逐步對大用戶(hù)放開(kāi)市場(chǎng);(2)將輸氣管網(wǎng)運營(yíng)與貿易脫鉤,實(shí)行相互獨立管理;(3)在輸氣、配氣、儲氣業(yè)務(wù)上推行協(xié)商性或強制性第三方準入機制。但是,由于各國對歐洲政策執行力度有較大差異,部分國家市場(chǎng)開(kāi)放進(jìn)程緩慢,沒(méi)有達到預期效果。

  2003年,歐洲頒布了《內部市場(chǎng)通用規則》Directive 2003/55/EC,也稱(chēng)“第二號歐洲指令”。

  該規則規定:(1)各成員國2007年底前全面開(kāi)放市場(chǎng);(2)長(cháng)輸管網(wǎng)、配氣管網(wǎng)、LNG 接收站的運營(yíng)與貿易在法律上由不同公司運營(yíng);(3)在輸氣、配氣、儲氣業(yè)務(wù)上推行協(xié)商性或強制性第三方準入機制,但對大型基礎設施投資項目可在一定時(shí)間內豁免第三方準入義務(wù)。

  歐洲各國對第二號指令的執行情況差別較大,總體上國產(chǎn)占較大比例的國家,例如英國、荷蘭等國家的政府和企業(yè)對改革的態(tài)度更積極,改革進(jìn)程較快;而進(jìn)口依存度較高的國家,例如德國、法國等國家考慮供應安全問(wèn)題,改革進(jìn)程相對緩慢。

  2009年7月,歐洲頒布了《內部市場(chǎng)通用規則》Directive 2009/73/EC,也稱(chēng)“第三號歐洲指令”。

  該規則要求對能源企業(yè)控制的生產(chǎn)業(yè)務(wù)與輸氣業(yè)務(wù)進(jìn)行“有效拆分”,為此提供了三種拆分選擇:一是所有權拆分,即把輸氣網(wǎng)絡(luò )出售給其他企業(yè),即徹底出售該項資產(chǎn);二是經(jīng)營(yíng)權拆分,可以理解為法律上的分離,即能源企業(yè)仍可以保留輸氣網(wǎng)絡(luò )的所有權,但需設立一個(gè)獨立的公司全權負責輸氣網(wǎng)絡(luò )的運營(yíng)(一般稱(chēng)為“獨立系統運營(yíng)商”);三是管理權拆分,可以理解為財務(wù)上的分離,即能源公司仍可以擁有并經(jīng)營(yíng)輸氣管網(wǎng),但輸氣管網(wǎng)的管理必須交給擁有獨立管理權和決策權的附屬子公司(一般稱(chēng)為“獨立輸氣商”)。

  同時(shí),歐洲還頒布了與該指令配套實(shí)施的《傳輸網(wǎng)絡(luò )的準入條件》(European GasRegulation(EC)No715/2009),取代2005年頒布的舊版,于2009年9月3 日正式生效。

  第三號指令的各項規章于2011年3月直接生效,歐洲大型能源公司和公用事業(yè)企業(yè)的改革初見(jiàn)成效,新的市場(chǎng)參與者陸續出現在了歐洲市場(chǎng)上。

  經(jīng)過(guò)對輸配儲環(huán)節的分拆,管網(wǎng)輸氣運營(yíng)商(TSOs)、配氣運營(yíng)商(DSOs)和儲氣庫運營(yíng)商(SSOs)逐漸從一體化公司中獨立出來(lái)。TSOs和DSOs只為市場(chǎng)提供管輸服務(wù),收取管輸費。

  SSOs只提供儲氣服務(wù),收取儲氣庫使用費??蛻?hù)只需要和銷(xiāo)售商簽訂購買(mǎi)合同即可,輸氣合同則在銷(xiāo)售商與輸配運營(yíng)商之間簽訂。輸氣合同不再需要考慮流經(jīng)路線(xiàn),而是根據進(jìn)氣點(diǎn)(入口)和下載點(diǎn)(出口)預定的進(jìn)出氣能力來(lái)衡量。

  四、歐洲儲氣庫運營(yíng)監管

 ?。ㄒ唬┙ㄔO信息數據管理平臺

  根據歐盟指令要求,儲氣庫運營(yíng)企業(yè)要建立信息平臺,公開(kāi)發(fā)布注入或采出指令、儲氣庫流量、剩余儲氣能力、購買(mǎi)儲氣能力、交易儲氣能力等信息,以方便市場(chǎng)參與方及客戶(hù)查詢(xún)。因此,自上世紀90年代后期開(kāi)始,歐洲各儲氣庫運營(yíng)商開(kāi)始建立信息數據管理平臺,該平臺由歐洲儲氣庫信息平臺和儲氣容量平臺組成。

  在信息平臺方面,歐洲儲氣庫信息平臺集中了17個(gè)國家30個(gè)儲氣系統運營(yíng)商(Storage System Operators,SSO),101個(gè)儲氣庫,其總工作氣量占歐洲儲氣庫總工作氣量的80%以上。

  在儲氣容量平臺方面,容量市場(chǎng)分為一級市場(chǎng)和二級市場(chǎng)。一級市場(chǎng)由儲氣庫運營(yíng)商銷(xiāo)售給客戶(hù),儲氣庫容量配置采用用戶(hù)優(yōu)先權排序、拍賣(mài)等方式。在二級市場(chǎng)上,客戶(hù)可以轉讓持有的容量所有權或使用權,目前歐洲的主要儲氣庫運營(yíng)商基本都建立了儲氣容量交易平臺。

 ?。ǘ┦袌?chǎng)準入制度

  歐洲儲備市場(chǎng)的第三方準入制度包括監管型準入(RTPA)和協(xié)商型準入(NTPA)兩種方式。根據歐洲法令,這兩種方式都屬于歐洲成員國適用的范疇,各成員國可以在具體的制度上有所差別。

  監管當局可以自行決定儲備設施采用的準入方式,但是必須公布決策所依據的具體指標。根據官方公開(kāi)的資料來(lái)看,歐洲各國監管型準入和協(xié)商型準入制度交叉使用的情況較多,一些國家既有監管型準入也存在協(xié)商型準入。

 ?。ㄈ﹥赓M率監管

  歐盟大部分國家選擇談判確定儲氣費的方法,儲氣費主要包括儲氣能力占用費和儲氣庫使用費。儲氣能力占用費是對儲氣庫注入和采出流量和儲氣庫容量的占用而支付的費用,一般包括注入和采出流量費和容量費;儲氣庫使用費是實(shí)際注入和采出需要支付的費用,一般包括注入費和采出費。

  歐洲地下儲氣庫的定價(jià)機制有協(xié)商定價(jià)和政府管制定價(jià)兩種。歐盟要求,在技術(shù)和經(jīng)濟上有必要展開(kāi)競爭的地區,均應采用協(xié)商定價(jià)。

  在協(xié)商定價(jià)的情況下,儲氣庫公司為了保持價(jià)格透明度,一般都會(huì )公布儲氣服務(wù)產(chǎn)品相對應的指導價(jià)格。指導價(jià)格只是作為協(xié)商的參考,運營(yíng)商會(huì )根據情況的變化隨時(shí)復核和調整儲氣費,具體執行的價(jià)格是協(xié)商確定的價(jià)格。

  協(xié)商定價(jià)的基礎是儲氣庫的服務(wù)成本,監管部門(mén)要對儲氣費進(jìn)行管制。不同的國家、不同的儲氣庫公司在儲氣費的費用科目設計上不完全相同,但是基本費用科目是一致的。如果儲氣服務(wù)處于壟斷狀態(tài),則采用政府規定的儲氣價(jià)格。在政府定價(jià)的情況下,監管部門(mén)通常根據成本加合理利潤確定儲氣費。(文 | 呂淼 作者供職于北京燃氣集團有限責任公司)